参考消息网7月5日报道 外媒称,詹姆斯·李(音)对于其在上海做保安的收入不太满意,于是他开始在周末为优步科技公司开车。他开车的收入几乎是做保安的三倍——一部分是靠欺诈公司实现的。

据彭博新闻社网站6月29日报道,他担心如果真名公开会遭到报复而使用了“李”这个化名。他正在利用优步公司打入中国市场的努力牟利。这家美国汽车预定公司正在斥资数百万美元开展免费乘车和给予司机津贴,希望这些钱能够帮助培训中国司机和向消费者推销优步的服务。

报道称,但是,像李这样的人们想出了如何利用优步的慷慨不搭载任何人而赚钱。他是某种类似家庭手工作坊的行业的一员,司机们可以利用经过改装的智能手机和软件下虚假订单,然后欺骗优步公司为虚假的行程付钱。

尽管目前尚没有对于这类欺诈具体数量的可靠估计,但是从对优步司机、设备出售者的采访和网络论坛上相关帖子的评论可以看出,优步公司承认今年用于拓展在中国市场业务的10亿美元中的至少某一些正在为虚假订单所“吸走”。这些欺诈可能也被计算进了优步公司声称的在中国的订单数量,在本月致股东的一封信中公司称订单数量已经达到接近每天100万单。

报道称,对于优步公司的订单,易观国际的分析师张旭说:“这个数字肯定被夸大了。众所周知,优步有虚假订单的问题。”

优步在追赶市场领导者滴滴快的同时,必须在为建立自身的司机群提供激励和打击欺诈之间做好平衡。根据易观国际的统计,滴滴快的公司已经凭借78%的车辆预定率在中国车辆预定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而优步的车辆预定率约为11%。

报道称,正在中国为其业务主持筹款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在致投资者的信中说,到今年年底之前中国可能会超过美国成为该公司最大的市场。

优步称,欺诈仅占中国市场预定量的不足10%,“远低于”竞争者,与服务处于起步阶段的其他市场相仿。该公司的电子邮件回复说,优步预计将“在短时期内将欺诈控制在低于0.5%的可持续水平”。

滴滴快的称,其“几乎没有虚假订单”,因为其拥有一支高效的反欺诈技术力量和“非常强大的反欺诈系统”,而且也因为该公司的司机津贴远低于其他公司。另一家车辆共享企业“易到用车”并没有针对电子邮件询问发表评论。

据彭博社采访到的司机说,想要创建一个虚假行程,一名优步司机基本来说有两个选择。这些司机都要求隐去姓名,担心会被公司禁用。

报道称,第一个选择是“自己动手”,司机可以购买一部被改装的手机,这种手机能够同时用多个号码工作,从而就可以设置多个优步账户。司机们可以利用一个号码扮作打车人,然后利用另一个号码扮作司机接受订单。

例如,一名像李这样的司机知道有一个合法的订单在机场等他,但是他不愿意空载去机场,于是他就可以扮作一名乘客发出打车要求,然后在他驱车驶往机场的时候让这个订单显示在优步公司的GPS追踪软件上,然后他就会因为在路上搭载了这名“乘客”而从优步公司获得报酬。

第二个选择是在互联网上与其他“骗子”合作。如果司机没有改装手机,他可以登陆多个只能凭借邀请码进入的在线论坛,然后要求“职业订车人”进行虚假收费。这些订车人被称为“护士”,因为他们使用某种特别设计的软件进行“打针”,或者说在司机所在位置附近的特定地点提出用车要求。

报道称,司机,或者说“病人”,之后完成这段行程,订车者进行远程监控、确认行程并向优步支付车费。“护士”仅获得少量的钱,通常约为1.6美元,以及“病人”归还给他的车费。司机则获得车费和优步公司给司机的津贴,后者有时能达到车费的三倍,优步公司则以为其正在通过提供免费乘车服务来建立品牌的知名度。

彭博社采访的司机谈到与优步玩的“猫鼠游戏”都表达了对于可能被发现的担心。他们说,最近的软件升级令成功操作这个“游戏”变得更难了。

优步公司在北京的发言人黄雪在电子邮件中说:“优步很重视欺诈现象,一旦发现司机或用户有类似行为就会永久撤销其使用资格。”她说,公司有多种发现欺诈行为的工具,以及一支监控和强化系统的专业团队。

在阿里巴巴公司的网络市场平台淘宝网以“Uber”为关键字进行搜索,能够看到一些改装的智能手机产品,使用这种手机订车人每次下单都可以假装是一名新用户从而“永久享受首单优惠”。

报道称,花费2500元就可以在淘宝上买到一部经过改装的iPhone5C手机,其发出的号码能够欺骗优步的软件相信是来自多个不同的手机从而确定为不同的用户。根据淘宝上的广告,还可以购买现成的优步司机和用户的账户。

淘宝网的电子邮件回复称:“我们已经发现在我们的平台上出售的第三方优步账户构成了潜在风险,我们会定期检查我们的产品目录来移除类似的品目。我们也发现了改装智能手机的产品目录,正在评估是否将这种产品也包括在我们禁止的产品目录中。”

对于兼职司机李来说,被发现的风险正在开始超过收益。他上个月从优步公司赚了8000元钱,而他全职工作的工资仅有3000元。他说,上个月他听说几十名司机被发现造假并且被优步公司禁用。

李说:“现在要安全‘打针’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了。”他使用的是造假的委婉说法。

他说:“以前这要容易得多,因为监控手段没有这么发达。”(编译/张琳)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股市暴跌是做空者的阴谋?

对恶意做空的强力执法值得肯定,但同时也得看到,脱离市场的规律空谈阴谋,甚至往民粹的方向上引导,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扭曲人们对股市的判断。基于此推出的救市举措,可能会达到维稳之效,深得民心,但对于股市的长久健康发展而言,它的意义将注定有限。


股市阴谋论为何那么有吸引力

李克强总理及其政府在考量经济政策时,失业率、通货膨胀率、GDP、财政收入……都是比股市指数重要得多的指标。换言之,政府不太可能将拉动经济增长的宝押在人为制造牛市上,你也不太可能通过制造恐慌情绪来向政府施压而得到特别多的市场好处。


火车票上为何不标明到站时间

7月1日,北京所有车站全面启用新版火车票,票面经过微调后挪移出了一个“广告区域”,该区域目前呈现的是“铁老大”宣传自家客运、货运两大网站的“广告语”:买票请到12306,发货请到95306。但此前很多旅客希望增加的“到站时间”并没有出现在票面上。


亚洲首富为何炮轰互联网思维

当下,全社会存在一股兜售互联网思维的浮躁的热潮。出现了一些疑似张悟本、李一、王林的大师,盲目夸大互联网神功,简直可以包治中国企业百病。而很多投资人也被各种新概念、新模式所蛊惑,一掷千金去试图获得超额的回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